-

王维生:筼筜书院建院记

2017-10-18 17:21    高级管理员    浏览人数:1人次

 

(一)王维生:筼筜书院建院记

厦门筼筜书院创院理事长、院长    王维生

    十三年前,这里还是荒芜、杂乱的城市一角;八年前,这里诞生了厦门第一座现代书院;今天,筼筜书院已蜚声海峡两岸,成为最受瞩目的现代书院!时光荏苒,光阴如梭,回首筼筜书院的创办,从起心动念、项目构思,到2009年11月28日,筼筜书院正式开院,历时5年有余;开院至今,又历经八载。十三年的历程,注定是筚路蓝缕,栉风沐雨!然芸窗明烛,几案成章,彼都人士,乐观盛典。回顾建院历程,往事历历在目,一个个重要的日子,一个个关键性人物见证着这座现代书院的诞生与成长。

城市原点  寻根求源

    作为全国唯一的一个由企业投资建设与管理的“国家重点公园”,厦门白鹭洲公园从1993年的一片荒地、滩涂慢慢建设成为厦门的“城市客厅”,20多年来,我们坚持把文化与园林建设结合起来,将更多的文化艺术融入园林景观中去,使园林成为文化载体,从而具有更高的文化艺术品位,这一直是我们的建设理念。在2008年,厦门“城市原点” 投票活动中,白鹭洲获得了绝大多数市民的投票支持,白鹭洲公园从此承载了一个城市精神的向往。在多年的“文化建园”的过程中,我们感受到“盛世必兴国学”的历史趋势,一方面改革开放30年,经济发展了,人们的文化信心开始增强了;另一方面,历经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和市场经济的荡涤,功利性、世俗化、高节奏,成为现代人的精神之累。在崇尚西方文明过后,面对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深感此时建设一座现代书院显得更为前瞻一些,去书院寻求根源,进行精神上的回归的想法,因此慢慢孕育起来。 
    时光流转,立志前行。2005年秋天起,我们开始进行“书院”主题的行脚朝圣,寻根求源,遍访岳麓、嵩阳、尼山、鹅湖、白鹿洞、白鹭洲等历史上著名书院,去寻找书院的文脉与精神,同时构想筹划心目中的精神家园。9月26日、9月27日和10月8日,丁国炎副市长,潘世建副市长主持召开的关于海湾公园和白鹭洲公园完善配套服务设施建设有关问题专题会议,明确白鹭洲东公园(东部地块)交由厦门白鹭洲建设开发公司负责建设及管理。会议要求我司在2005年年底完成该片区的主题策划与规划设计工作。
    同年11月,我们邀请三家设计单位参加白鹭洲东公园项目的规划设计竞赛工作。经多轮规划方案的比选,选中了厦门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方案进行深化。11月19日,《市人民政府文件阅办单》厦门市政府(2005)196号,批复同意把白鹭洲东部地块划拨给我司进行建设与管理。
    2006年5月28日上午,潘世建副市长率领市政园林局蔡允嘉局长、蒋明芳副局长和市府办、规划局等部门领导到白鹭洲检查指导工作,听取了我关于在东公园兴建书院的建设思路的汇报后,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确定把白鹭洲东公园项目定名为“筼筜书院”。潘副市长指示:要把白鹭洲东公园建设成为一个以“筼筜书院”为主体,集国学传播、教育、展览和休闲为一体的高品位文化休闲公园;6月、7月,我带领厦大设计人员及公司工程部人员分别到泉州和上海等地,参观孔庙、闽南书院和上海九间堂等,借鉴闽南传统建筑元素和海派新型建筑元素,对筼筜书院建筑方案进一步修改与完善。

 

筼筜书院建设的相关批文

    8月8日,厦门市规划局以《厦门市规划局关于厦门市白鹭洲东公园-筼筜书院规划设计的批复》(厦规综【2006】155号),批准了筼筜书院的总体规划和方案设计。2006年8月21日,土方工程动工;2007年1月16日,筼筜书院主体建筑动工兴建。2007年8月,国学泰斗饶宗颐先生为筼筜书院亲笔提写院名,并答允担任筼筜书院名誉院长;2008年5月,筼筜书院主体建筑土建工程基本完工。2008年5月14日,我们赴港拜会饶公,奉上名誉院长聘书,饶公欣然接受,并对书院发展方向提出真知灼见;2009年2月,筼筜书院二次装修工程动工,6月25日,筼筜书院装修工程全面完工。2009年11月9日,厦门市民政局颁发“厦门筼筜书院”执照;直至2009年11月27日-29日,筼筜书院成功举办了盛大的开院典礼暨首届海峡国学高端研讨会。

筼筜书院开院来自岳麓书院、复旦大学贺电、贺信

    筼筜书院的创立,可谓是在传统回归和时代脉动以及城市发展的基础上应运而生,顺势作为。然而,作为厦门首家现代意义的国学书院,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兴办与发展,这是一个全新课题。正如当代著名作家冯骥才当时所言,目前书院发展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先例。凡事都要创造,我们是第一批人,最大的困难是没有可以仿效的,最大的优点是可以发挥想象力自由创造。而国学的培养本来就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们用十年的时间去建设一个城市中心公园,用二十年的时间建设一个书院,用三十年的时间打造一个品牌,然后用更多的时间培养一代又一代的新人,这样一代一代,持之以恒。
    回顾筼筜书院的建院史,熟悉筼筜书院建院历程的人都知道,筼筜书院之所以能建成,并取得超乎预期的办学成就,离不开三个人:潘世建、蒋明芳和王维生。因此,这里就不能不提到他们两位:时任厦门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潘世建和厦门市市政园林局副局长蒋明芳。 

    出生于厦门著名的教育世家、富有文化情怀的潘世建先生,任职市领导时,虽不分管文教,但在城市建设中非常注重文化与教育的融入,厦门市许多重要的城市文化教育设施都是在他主持下建设的。因此,当我向他汇报在白鹭洲建设一个书院的想法时,他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支持,并力排众议,将已划给市土地开发总公司收储,准备出让建设超五星级酒店的用地红线收回,划拨给我们作为筼筜书院建设用地。当时,他对我说:“厦门作为经济特区发展到今天,多建或少建十栋八栋高楼大厦,已影响不大,但建一个书院,意义可能不一样”。这几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倍受感动和鼓舞,也足见其格局与远见卓识!
    而时任职于厦门市市政园林局的蒋明芳副局长,虽是行武出身,但这位曾经的海军“司令”,同样富有文化情怀和远见胆识,他认准的事一定会做到底。因此,当书院建设筚路蓝缕、栉风沐雨时,当别人说我们建书院是不务正业时,是他为我遮枪挡箭,让我得以全力以赴地去建设和运营书院。
    作为筼筜书院的创办者,我衷心感谢他们二位为筼筜书院所做的一切,是他们让我得以有机会,在厦门的城市原点、在这个城市最美最好最贵的地方,成功创建筼筜书院这样一座现代书院、这样一座城市的精神家园!因此,他们也是筼筜书院的创办者,所有受惠于书院的学子们都应记住他们。

 

古韵犹在  旧貌新颜

    中国古代书院大多地处风景秀丽的名山胜地,讲究“善美同意”、“天人合一”,要么就在人文底蕴较浓的文化胜地,以切身体会前人的治学感受。厦门这个滨海岛屿城市历史上曾有过不少著名书院,如玉屏书院、紫阳书院、同文书院,很多名儒如朱熹、辜鸿铭、鲁迅、林语堂等都在厦门留下了宝贵的人文遗产。书院取名“筼筜”,此二字的来历可追溯至八百年前。相传,当时同安主簿朱熹,“偷得浮生半日闲”,微服简行来到厦门岛,见到了港湾边一丛丛节长竿高的竹林,朱熹意兴所至,以“筼筜”命名此地。在他的诗中,多次出现了“筼筜里”、“筼筜铺”,足见其对“筼筜”二字的偏爱。此后,“筼筜港”、“筼筜湖”,以及“筼筜渔火”、“筼筜夜色”等相继出现,逐渐成厦门的一处美景,在老厦门八大景中,“筼筜渔火”名列其中。
    筼筜是竹子的雅称,竹子也的确成为书院园区内的主要植物。竹林环抱湖水,辅以桃李缤纷,另有大叶榕、垂榕点缀,簇拥出惬意的林荫小道,让人想到清人蒋国樑的题诗:“万顷筼筜水接天”的理想意境。另外古人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所表达出来的气节和志向与我们书院秉承的理念是一致的。春秋战国时期百家齐鸣的文化盛世已经只能凭借想象,朱熹陆九龄泛舟湖上雄辩三日的神来之笔也已不复再得,而今筼筜书院再续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脉络,书院建于此地,在厦门人文魅力的底气之上,又增添了一份钟情于名山胜水的古典情怀。
    筼筜书院的建筑“鸠工勒石,伉门峻宇,皆不违先哲之制”,在风格上我们传承了中国传统书院建筑经典格局,于中国古韵之外,融合闽南传统建筑风格及现代元素。整个书院,大到书院建筑构造,小到讲堂里的桌椅造型,我们无一不参研古今、博采众长,而且自成特色。到过筼筜书院的许多专家认为书院有“三绝”:“第一绝”为规划设计,虽地处城市中心,但闹中取静,回归草木莺飞,是块“天人合一的净土”;“第二绝”为建筑形态,将闽南建筑风格与现代建筑材料相结合,很好地完成了21世纪新闽南建筑的美学思考;“第三绝”为功能作用,虽是新建的书院,但真正起到了书院功效,成为专家学者谈古说今、市民学子学习国学的课堂。的确,从一开始筹办,我们的目标就很明确:把它办成为当代的四大书院之一,办成百年书院,甚至千年书院,为厦门人缔造一个精神家园,让厦门人民可以在这里进行一种精神上的回归,一种文明的回归,一种民族身份的认同。

 

旧学商量   新知培养

    筼筜书院创立时,在机制体制上进行了一系列有效的探索。在运行机制上,采用政府支持、企业投资、公益性经营的方式;在办院理念上,以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为主旨,以“旧学商量、新知培养”为办院理念,坚持学术性与普及性相结合,广邀专家学者交流、研讨传统文化;在学术力量的整合上,书院聘请国学泰斗饶宗颐先生为名誉院长,并延聘海峡两岸百余位知名学者为学术顾问,同时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台湾大学、台湾“中央研究院”、复旦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数十所境内外高校、研究机构建立紧密联系,构建学术交流的高端平台,广邀学者讲授国学要义;在办院特色上,充分发挥厦门在闽台文化交流中的区位优势,吸引海内外人士(尤其是港台地区人士)共同研究、交流国学;充分发挥厦门作为两岸交流的桥梁的作用,沟通海峡两岸的文化血脉。
    在创办初期的“国学热”与“反国学热”背景下,书院筑此平台,广纳学习之人,虽有不少审视、甚至怀疑的声音,但最令人深切感觉到的是,大多数人都投来期盼的目光。如今,筼筜书院已成为了涵盖国学教育、两岸传统文化交流、国学专题研究,“三位一体“的新时代弘扬国学的文化平台,其影响和作用早已远远超乎我们最初的预期。
    旧学与新知,是书院目光投注所在;商量与培养,是书院活动的旨趣,商量,需要学者与专家们的关注和参与,培养,是给年轻人提供一份新的选择。如果将“旧学商量”视作一种方式和态度,那么“新知培养”无疑就是其主旨和目的所在。传统的未必都是好的,我们对传统文化的弘扬也不能绝对地照搬,但是,没有学习就没有传承,没有传承就谈不上创新。我们秉持着一种客观的态度,认为弘扬经典传统与开发创新之间并不矛盾。
    历史上的中国传统书院,大都兼具教育、修书、藏书和祭祀等功能,可以说,“书院“本身就是现代教育的前身。延续中国书院的传统功能,筼筜书院筹建的初衷之一就是给少年学子提供多一项选择——让孩子们在接受现代教育的同时,还可以在课余时间从国学传统经典的普及中发掘兴趣与爱好,使国学成为现代教育的有效补充。对于小孩子,需要持之以恒,从小培养,他们是国学发展的希望;对于成人,我们的国学教育是一种“补课”。因为国学的学习是一个漫长缓慢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传统文化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人的各个方面,所以我们提倡从小学起,从经典学起,这是具有实在意义的。
    不同于国内其他现有的书院“旧书院复办”的形式,作为一个新创立的国学教育研究普及机构,筼筜书院在经营模式上也吸收先人的办院智慧,将古代书院的“学田制”与现代经营理念相结合,建立了“现代学田制”,通过经营“学田”为书院筹措办学经费,保证书院有充足资金从事课程教育和学术研究外,还兼顾书院的公益性,真正做到返璞归真。

 

芸窗明烛  几案成章

    经过十三年努力,筼筜书院从无到有,蜚声两岸,昔日筼筜湖畔的一片荒地幻化成了兼具传统与现代风格的院落,成为了城市精神家园,也创造了当代书院建设的“厦门模式”,被誉为最有绩效与最具活力的当代书院典范。
    十多年来,在名誉院长饶宗颐先生的指导下,在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筼筜书院的创办者和运营团队,不忘初心,凭借着对传统文化事业的高度热情,以及专业、勤奋、高效的工作,坚定不移地开展各个层次的国学传播活动,在高端的学术交流研究之外,公益性质的传统文化普及活动也是书院活动的亮点,书院坚持一年三期的“国学经典公益常设班”活动,制订了青少年国学十阶计划,面向青少年开展系列国学经典启蒙教育,面向市民开展系列国学经典的讲习,并且定期举办公益“名家讲座”、“经典读书会”、“国学分享会”、“新年音乐会”、“国乐雅集”等系列活动,带动市民文化学习和提升市民的文化素养,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和广大市民的普遍欢迎,累计有数万名市民参加过书院的各种学习活动。筼筜书院的积极探索和创新性的开拓,也形成了独具一格的当代书院管理运营方式。2014年9月,中国书院学会在岳麓书院成立时,筼筜书院被推举为中国书院学会副会长单位,并获批成立“中国书院学会当代书院研究中心”,王维生院长也荣当中国书院学会副会长。
    广泛开展海峡两岸传统文化交流是书院的重点工作和办院特色。自2009年起,筼筜书院坚持在每年11月底,与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等单位联合举办“海峡两岸国学论坛”,至今已连续举办八届,每届都有近百位来自海峡两岸的专家学者参加。作为国台办批准的重点对台文化交流项目,论坛以高层次两岸传统文化交流为特色,被誉为当今两岸最活跃的高端学术交流平台,影响日益广泛。此外,书院还积极促进两岸青少年文化往来,支持开展两岸大学生“重走朱子之路”活动,举办两岸大学生“儒学与志工之爱”研习营、国学夏令营,“同根同源•传承经典”两岸青少年中华经典之旅夏令营等活动。2014年11月,书院被全国台联确定为“全国台联海峡两岸国学研习交流基地”。 
     “众擎易举,独立难成”,书院自成立之时起,便深得社会关注,用书院这一历久弥新的形式吸引众多一心向学的人,立意如此,施行却不易,但我们义无反顾,商量旧学,培养新知,营造传统文化的学习氛围,培养品格,让更多的人来此流连徜徉。 
    2017年,喜逢盛事,筼筜书院对书院建筑及周边环境进行了改扩建和提升,将有更好的条件展现中华文化。慎终如始,所其无逸,烝民秉彝,不忘初心。期待筼筜书院在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不断抒写辉煌灿烂的历史新篇!

▲ 2007 年 3 月 8 日,在《厦门日报·厦门都市新闻》版以较大篇幅刊登了厦门日报社记者殷磊的报道《白鹭洲将建书院讲国学》,这是媒体首次报道筼筜书院的建设消息和办院规划。